江肆宋晚栀洛之鹤(江肆宋晚栀全文免费)全文免费阅读_(江肆宋晚栀小说)江肆宋晚栀洛之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


江肆顿了顿,扫了洛之鹤一眼,跟宋晚栀说:“过年我去找你。”江肆的话,让一旁的人都朝他看过来。宋晚栀愣了愣,说: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江肆不动声色道:“给你父亲从国外请了位专家回来,到时候我总得赶过去引荐。”原来是兑现承诺来了。宋晚栀说:“你来了给我打电话,我到时候请你吃饭。”江肆心不在焉“嗯”了一声。他话不多,跟周围人也算不上多熟,并不参与他们的话题。旁边的人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套着近乎。张喻凑到她耳边说:“这些人都跟江肆家有合作,江肆他爹是真牛,所以江肆也被捧得高。”宋晚栀刚要凑过去附和她两句,结果就是一僵。...

张喻说:“鹤哥,你问那么详细做什么?”

洛之鹤顿了顿,说:“都是朋友,随口问问。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就看见江肆走了进来,他并不知道今天什么局,只是张喻群里通知,今天闲着没事,他就过来了。

他看到了宋晚栀,顿了一下,然后直接在宋晚栀旁边坐了下来:“你不是不爱聚?”

“我明天要走了,张喻给我组的局。”

江肆看了她一眼,倒是没再说话。

张喻被打断了片刻,也不影响她下半句,她看着洛之鹤说:“鹤哥,就算是朋友,怎么不看你问我过年回老家还是留在a市啊?你怎么就单独问宁宁?你不对劲。”

江肆顿了顿,扫了洛之鹤一眼,跟宋晚栀说:“过年我去找你。”

江肆的话,让一旁的人都朝他看过来。

宋晚栀愣了愣,说: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

江肆不动声色道:“给你父亲从国外请了位专家回来,到时候我总得赶过去引荐。”

原来是兑现承诺来了。

宋晚栀说:“你来了给我打电话,我到时候请你吃饭。”

江肆心不在焉“嗯”了一声。

他话不多,跟周围人也算不上多熟,并不参与他们的话题。旁边的人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套着近乎。

张喻凑到她耳边说:“这些人都跟江肆家有合作,江肆他爹是真牛,所以江肆也被捧得高。”

宋晚栀刚要凑过去附和她两句,结果就是一僵。

江肆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。

她回过头时,却看见他神态自若,在喝茶。

“怎么了?”张喻看她脸色不对,问了一句。

“没有。”宋晚栀坐直身子,去拽他的手。

奈何江肆这人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手的力气是真大,她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不成体统。

她猛的站了起来,脸色不太自然,张喻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

宋晚栀说:“我去一趟洗手间。”

她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……

宋晚栀整理完自己,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,才抬脚从洗手间的位置出去。

然后她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江肆。

“你跟我来洗手间做什么?”宋晚栀有些戒备说。

他意有所指的淡淡说:“手脏了,洗手。”

宋晚栀下意识的朝他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看去,显然他已经洗完了。

她绷着脸,不能得罪他,干脆不说话。

江肆伸手替她理了下耳边的头发,道:“你可真是浪的离谱。”

“江肆,你别再说了,你自己东想西想,一直说我做什么?”宋晚栀忍不住道。

只不过她视线往下扫,却看见他这会儿平静到不能再平静。

江肆这会儿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单纯在逗她玩。

他的手扶住她的腰,宋晚栀的腰很细,江肆低头看着她的耳垂,道:“晚上去我那?”

宋晚栀心里警铃大作,勉强说:“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去了,去你那会来不及走。”

江肆就松开了她,就在她以为能走的时候,他把她带进了男厕隔间。

江肆的亲吻虽然乍一下感觉挺循序渐进,只是仔细辨别,去分明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道劲。

宋晚栀双手撑在他胸膛上想挡住他,只不过还是徒劳。

他隐隐有不耐烦的味道,语气倒是和往常一样:“我说,乖一点。”

“我不。”宋晚栀记忆里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涌出来,她打了个哆嗦,红着眼睛说,“我该回去了,不然外头的人会怀疑。”

“宋晚栀。”江肆眯了眯眼睛,警告道。

宋晚栀还是不敢把他彻底惹毛了,毕竟她亲爹的未来掌握在他手上,她的声音小了一点,没说话,但显然还是,不愿意。

过了一会儿,她咬了下唇,还是说:“真不行。”

江肆自从上次跟宋晚栀睡过以后,对她多少是有点兴趣,对她也算是多了一些关注,她的要求他也如她所愿满足她。但他喜欢大胆主动,这会儿那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又出来了。

江肆是一个有点兴趣就会纵容自己的人,哪怕兴趣再出格,他想做的也都会去做。而不感兴趣的东西,他也不会花半点心思。

他松开了宋晚栀。

“整理下,出去吧。”他没什么语气的说。

宋晚栀在他松手的一刻,就感觉到了他的疏离跟冷淡。

女人其实都很敏感,一个男人的态度,多少能够察觉到一些。

她知道江肆这举动并不是好心放过自己,而是自己触碰到让他不满意的点了。

宋晚栀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手,说:“对不起,是我的问题,我心理上接受不了。但是我父亲的事情,麻烦你高抬贵手。”

江肆回头看了一眼,她脸色惨白,拽着她的手也是紧紧的,生怕他走了。

往常人或许会心软,但江肆本身就偏理性,同情这种情绪,跟他的心情成正相关,心情不好,同情值就是零。

他不带任何情绪的,扯开了她的手,道:“你放心,那两百万既然给你了,那就是你的。姜洲在国外,也会暂时继续在国外待着。”

他说的是暂时。

宋晚栀心里沉得厉害,说:“那你新找的医生呢?”

“找他回来一趟,还得长时间待在国内,也得几百万,我的钱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”江肆平静道,“希望叔叔,能够自求多福。”

宋晚栀愣愣的站在原地,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他是不会再帮忙了。其实江肆刚刚过来对她的态度确实不错,不然也不会一来就在她身边坐下。

现在一想,江肆还在替她办事,那就是还想跟她有长期合作的意思。总不可能花这么多钱,就只有一次。

男人上心,不都是有理由的么?

宋晚栀真的很爱宋父,为了宋父做什么都行,但是她好像把事情给搞砸了。

她闭上眼睛,睁眼时,有几滴眼泪砸在了地面上。

宋晚栀有些颓废的蹲了下来,几分钟后,有只手递给了她一张纸巾。

江肆那双手,她很熟悉。

宋晚栀道了声谢,又连忙说:“我真的接受不了,我有阴影。”

“那是你的事情。”江肆淡淡说,“把眼泪擦了,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女人可以哭,但不是所有男人,对女人的哭会产生情绪。至少对我而言,我只会觉得麻烦。”

他顿一顿,又道,“至于你不愿意的原因,那是你的事情。我觉得没劲了就是没劲了,不会在意你是因为什么理由拒绝我。”

良久,宋晚栀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好自为之。”江肆转身走了出去。

宋晚栀回到位置上的时候,江肆已经不在了,听他们说,是被一个女人给接走了。至于是谁,没有人认识。

有一个开玩笑说:“江肆现在的女人圈子真广,以后泡妹子,还是得问江肆介绍。”

“江肆这叫什么,周意后遗症?”

“我当时不就说过,江肆骨子里并不是什么传统的男人,只不过是被周意给束缚住了,周意一走,他的本性可不就暴露出来了么?”

洛之鹤见宋晚栀过来,给她倒了杯水。

张喻道:“我们宁宁,酒量不差,喝水有什么意思?”

洛之鹤微微蹙了下眉,笑了笑:“她明天就回去了,你给人家灌醉,到时候睡过了怎么办?”

张喻一听,也是这个道理,说:“还是你想的周到,不愧是a市第一从不走心的暖男。”

洛之鹤是对谁都还行,但对谁也都有距离感。

宋晚栀却想起自己的父亲,宋父也是个温和并且对谁都好的男人,年轻时年轻有为忠于家庭,又很积极向上。而现在手腕上布满刀痕,全是自残痕迹,嘴上时不时崩出一句,不想活了。

“宁宁,爸爸好痛苦,真不想活了。”

“死了一了百了,可是宁宁就没有爸爸了。”

宋晚栀崩溃得有点猝不及防。

把一旁的张喻给吓了一大跳,连忙安慰她说:“这是怎么了?宋晚栀,是不是我说错话了?”

哭是没有用的,哭一点用都没有。哭不能帮她扛起整个家。宋晚栀很快擦了把脸,笑着说:“我太感性了,突然想到一部电影,一下子没忍住。”

她待了没多久,就要走了。

张喻喝了酒,洛之鹤道:“我送你吧。”

宋晚栀没有拒绝,她感觉他应该有话要跟她说。

洛之鹤在车停在她楼下时,开口道:“你要是有什么困难,可以和我说,如果能帮上忙,可以跟我说。”

宋晚栀勉强笑了笑,说:“我自己能处理好,你别担心了。”

倒不是她客气,只是洛之鹤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。首先是姜洲的事情,上次他就说过,姜洲不管怎么样,也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,显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忙她。

另外宋父的事情,要请专家,动辄几百万的花销,拿出几百万帮助一个不太熟的人显然不太可能。如果只是花物力,她麻烦也就麻烦他了。

她要真提了,洛之鹤显然会为难,宋晚栀不想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。

宋晚栀想了想,又道:“要是我需要你帮忙,我肯定会说的。”

洛之鹤点点头,也没有多问。

宋晚栀这一晚,做噩梦了。

噩梦里有个中年男人,强迫的控制着她。嘴里是毛骨悚然的笑容。

她怎么求怎么求,都没有用。

宋晚栀最后用刀,扎了那人。

血溅进了她的眼睛里,她眼前都是红色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

宋晚栀醒了。

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一直到天亮,她都清醒得很,提前两个小时去了机场。

宋晚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合,在机场碰到了江肆,她也看到了蒋楠铎,猜他大概是去出差。

江肆边上还有个女人,应该是来送他的,宋晚栀隐隐约约记得这女生是个网红,名气还挺大。

女人凑到他耳边说着什么,他点了下头。

她从江肆对那个女人的态度,看出了他前几天对自己的那种感觉。

或许江肆,昨天晚上在这个女人那里过的夜。

宋晚栀盯着他,大概是视线太过直接,江肆在喝水的时候偏了偏头,朝她看过来。

然后他抬脚朝她这边走了过来。

宋晚栀垂眸,在心里想着该说什么,路过她时,她喊了一声:“江肆。”

只不过她想多了,他只是过来丢个水瓶,并没有跟她交流的欲望,敷衍的“嗯”了她一声,就绕过她离开了。

她顿了顿,搬着行李箱去了其他地方。

宋晚栀过了安检,然后想随便吃点东西,接下来倒是又碰到了江肆一次,蒋楠铎也看见她了,拍了拍江肆的肩膀,而他看了她一眼,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。

宋晚栀就从那家店里退了出去,进了旁边那一家。

她也就随便点了一份卤肉饭,没吃两口,出去时江肆正好也从店里出来,两个人差点撞上,幸亏蒋楠铎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。

“宋小姐,挺巧啊。”他说。

宋晚栀跟他点了点头,说:“嗯,你们出差啊?”

“有个研讨会。”蒋楠铎道,“出去个两天。”

宋晚栀无意跟他们寒暄,心情也不太好,已经想走了:“好的,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蒋楠铎转头跟江肆说,“昨晚你跟萧姿是不是发生什么了?看她黏你黏得怪厉害。如果不是咱们不允许带人,感觉她都想跟你一起走了。”

江肆余光看见宋晚栀脚步加快了,并没有搭腔。

“刚才我看见有人拍照,估计萧姿跟了富二代的事情,过两天就会传到网上。”

江肆淡淡:“我不是艺人,有什么关系?”

蒋楠铎有意无意问了一句:“周意在国外,估计也能看见吧?”

江肆更是不说话了。

而宋晚栀在飞机上,倒是睡得挺香。飞机落地以后,宋母亲自来接的她。今天宋父没去医院,宋晚栀回家,他心情难得很好:“宁宁回来啦?”

只是宋父又瘦了。

宋晚栀窝进他怀里撒娇,“爸,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,你答应过我你会好好吃饭的,你忘了吗,可不能对我言而无信。”

宋父呵呵笑了笑:“爸爸今天一定多吃。”

宋母早就做好了晚饭,宋父今天破天荒吃了不少,饭后一直跟宋晚栀聊天。

“男朋友怎么不带回来?”宋父跟她聊到一半,突然开口问了一句。

宋晚栀笑着说:“之前那个性格不合,分手了。”

宋父愣了一下,随后释然道:“现在年轻人分分合合也正常,有钱人家说好也不好,爸爸就想你嫁个普通人。”

宋晚栀其实也就想嫁个一个普通人,跟她一样是个老师,或者同样是编制内就行,双方稳定,这样就挺好的。

第二天,宋晚栀跟着宋父一起去的医院,他每天都得做心理疏导。

心理医生一个小时收费几千,她不知道那笔钱可以撑多久。

其实本来她不抱希望,也还好。江肆给了她希望,又亲手把希望给捏破了,真的很残忍。

可是他也没有错,只是他们之间的交易,她满足不了。

宋晚栀为了宋父,可以去克服心里阴影。但那不是一次成功得了,江肆也不会那么有耐心,给她很多次机会。

宋父今天的状态都还算好。

宋晚栀陪着他出去逛了逛,两个人买了一只鹦鹉回家。

往后几天,她照常带着宋父去医院,有一天心理医生却稍微提前了一点,道:“今天我得跟我朋友一起吃个饭,咱们就早点开始。他这次正好过来开研讨会,平时都撞不到一起。”

宋晚栀顿了片刻,道:“是江肆么?”

“不是江医生,是蒋楠铎。”心理医生道。

江肆显然也在这。

宋晚栀没做声,默默的陪着宋父做了检查,回去的时候,心理医生正好跟他们一起下楼,蒋楠铎下楼的时候,表情有点微妙。

“宋小姐家乡在这儿?”

宋晚栀点点头,准备拦出租。

心理医生道:“这个门这边出租车进不来,你得往外走一点。”

蒋楠铎琢磨了一会儿,说:“我送你吧。”

心理医生上了副驾驶,宋父道了谢,也拉开了后边的门。宋晚栀看见里面的男人以后,就不打算坐了,可是宋父已经安安稳稳的坐着了,还跟江肆打了声招呼。

宋晚栀道:“你们先走吧,我自己打车。”

江肆盯着她道:“你就把你父亲一个人丢在这儿?”

宋父看了看她,皱起眉。

宋晚栀只好拉开另一边车门,坐在了江肆另一侧,她尽量都往门的位置挤,不敢靠近他,只跟宋父说话。江肆看了看她,觉得有点好笑,挑了挑眉。

出来一会儿,宋晚栀被冻得鼻尖都是红彤彤的。

“吃过饭了?”江肆扫了眼她鼓鼓的胸脯。

宋晚栀有些惊讶他会开口,耷拉着眼皮说:“没。”

“一起?”

“不用了,我得回家。”宋晚栀说,“我妈在家里已经做好饭了。”

想了想,又补充一句,“谢谢。”

江肆又多看了她两眼,不过没有多说什么,不久之后她就到了,扶着宋父下了车。

心理医生道:“江医生跟宋小姐认识啊?”

江肆扯了下领带,语气里漫不经心,淡然道:“养着玩的,前两天说了几句重话,估计还怕着。”

宋晚栀这脸蛋,勾起他兴趣倒是也不算难。

蒋楠铎表情复杂。

心理医生则是了然的点了点头,毕竟这医院,普通人也不是想进就进得起的。而且确实是江肆打电话安排的宋父住进来。

宋晚栀当天晚上,收到了江肆的微信。

【喝多了,来接我。】

宋晚栀得帮宋母批改学生作业,回了一句:现在在忙。

她怀疑他是不是发错了,不然她跟他不顺路,怎么去接他。

宋晚栀这就是格局小了,活生生错过了江肆的示好,换其他人来想,要她去接,还不是为了亲热?他显然是后悔前边的冷淡了。

上一篇:婚然不觉(宋淮周诗)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婚然不觉宋淮周诗)婚然不觉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宋淮周诗)

下一篇:思于栀晚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(池斯屿梁栀孟时喃免费阅读无弹窗)思于栀晚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池斯屿梁栀孟时喃)